把握热点走向,尽在热点资讯网.
当前位置 : > 新闻热点 > 泰国恐怖片优酷网 > 正文

泰国恐怖片优酷网 王千源“演什么像什么”? 早年艰辛磨砺了他

2017-09-22 03:25:10作者:郑仆射 浏览次数:38801次
摘要:摘自泰国恐怖片优酷网“三叔?怎么回事……三叔不是早就死掉了吗?”“为何?呵呵……这里本就是属于我们的地方,今天,我们只不过是要拿回来罢了。”那老者笑道。左非白也不犹豫,直接吞入口中,笑道:“神医前辈,我的下半辈子,就靠你了。”

“是啊,是我亲自把他送到山下的?”“好啊,说说看,我对这些东西挺感兴趣的。”左非白笑道。“知道了,爸,我不会打扰哥哥很久的。”管晓彤一边说着,一边跑出别墅。

  王千源为什么能“演什么像什么”? 

  王千源没有让迷妹们“舔屏”的颜;私生活似乎也循规蹈矩“乏善可陈”。他似乎只在电影里“怒刷存在感”。

  早年艰辛磨砺了王千源

  9月16日晚,第31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揭晓。备受关注的最佳男、女主角由邓超、范冰冰分别获得。这天,新闻的焦点几乎是刚被求婚的新晋“影后”范冰冰,但同样值得给予注目的,还有两位最佳男配角――王千源和于和伟。而相比前两个月刚凭借《军师联盟》里的“曹操”一角大火的于和伟,王千源却显得更加低调。

王千源凭借电影《解救吾先生》里,凶残的罪犯“张华”一角,获得今年金鸡奖最佳男配角。
王千源凭借电影《解救吾先生》里,凶残的罪犯“张华”一角,获得今年金鸡奖最佳男配角。

  因为跟当红组合TFBOYS中王源和易烊千玺几个字重合,王千源的名字很容易被记住。不过,王千源可不需要靠TFBOYS的名声加持,他本身就是东京电影节最佳男主角,曾凭借电影《钢的琴》获东京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又凭借《解救吾先生》《绣春刀》等电影多次获得奖项提名。这次获得金鸡最佳男配,算是对他电影生涯的又一次肯定。但对很多观众而言,王千源拿不拿金鸡“影帝”已经并不重要,他的演技早已征服观众。

  这些年来,王千源基本跟绯闻绝缘,每一次出场,都是携作品而来。这在争流量、小鲜肉充斥市场、靠绯闻炒人气的当下娱乐圈,简直算是一股清流――或许他根本不觉得自己属于“娱乐圈”。关键他还演什么像什么。在《解救吾先生》这部戏,他只是一个配角,主角是警察和吾先生,结果他一个人撑足了场子,倒显得演警察的刘烨跟饰演吾先生的刘德华黯淡了许多。

  事实上,王千源的星途并不顺畅。刘烨是他学弟,却早已成名。中戏刚毕业的时候,王千源被分配到了北京儿童艺术学院演儿童剧,平时就演演大树,扮扮石头。为了补贴生活,他还和同学开起了小饭馆,卖盒饭。那会儿,刘烨他们回母校都会意气风发地和传达室大爷打招呼。王千源回去,就臊眉耷眼地骑着自行车,传达室大爷问他干吗的?他说,送盒饭。也许是早年艰苦的经历磨练了他的性格,也让他格外珍惜来之不易的演出机会。

  演好死刑犯不容易

  演《解救吾先生》的时候,王千源特地到监狱里体验生活,阅读了大量关于反社会人格的书籍,还看了罪犯原型被枪毙前5个小时的视频录像。为了保持状态,他在片场刻意不和刘德华多说话,营造绑匪和人质之间的距离感。为了培养角色情绪,他坚持三个月时间不回家,始终将自己关闭在房间里,感受被社会抛弃的“边缘人”心态。

  正因为他如此用心,我们才会在《解救吾先生》里,看到一个愤怒、浪荡、暴躁、残忍的亡命之徒。可他面对爱人又是那么真实,面对母亲的情绪又是那么自然,让人同情。这炸裂的演技背后,是王千源面对镜头百分之一百二的付出和对表演的真诚。

  其实,真正让王千源崭露头角的《钢的琴》中。这部从一个底层中年男人的家庭变化折射东北兴衰的电影,让王千源拒绝了后来大热的《潜伏》。在《朗读者》中,他回忆了当时回绝《潜伏》导演姜伟的一番话,他说:“我是东北长大的,我看过工人们繁荣的时候,也看到了工人们落寞的时候,哪怕我拍完这部剧它不放映,我自己留下来,珍藏一辈子,我也觉得值了。”

  听完这番话,你会觉得王千源不仅仅是一个站在舞台上向观众传达编剧与导演意图的演员,他还有情怀,有思想,他对这个时代有其自己的思考。这样的眼界与境界,也决定了王千源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演员――又或许,演员本就该如此?

  看王千源的戏,再联想到眼下那些靠镜像、抠图完成的作品,“流量”们做几个完全称不上“表演”的表情,就能收获脑残粉的掌声与钞票。钱来得太容易。

  甚至一些在观众印象中可以称之为“戏骨”的演员,也敌不过名利场的诱惑和“摧残”,一部又一部相似的作品、雷同的角色、毫无分辨率的表演,不仅让观众审美疲劳,也不断收窄着自己的戏路。

  这更显得王千源“挑剔”作品的朴实和难得。说白了,好演员塑造角色,不是“像什么演什么”,而应该是“演什么像什么”。王千源没有让迷妹们“舔屏”的颜;私生活似乎也循规蹈矩“乏善可陈”。他似乎只在电影里“怒刷存在感”。只想说,就这样下去吧!千万别改变,否则“戏骨”这俩字儿,都快成贬义词了。

  □二号少女(媒体人)

“是……我对老板是真心的……否则,我如果真的只想要他的财产,有太多机会对他下手了……只是……只是我不甘心,一旦他先走一步,那么,我将会一无所有!为了管晓彤,他不愿意与我结婚,我……”左非白笑了笑,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用真气帮你化去了体内的寒气罢了。”实际上,连洪浩也没有搞懂情况呢,他摇了摇头道:“我也不太清楚啊,不过他们现在就在院子外面呢,你要不要见见?”

三人便在不愿看着,庞书记赞道:“真是好剑法啊……简直是令我大开眼界,不愧是左真人的关门弟子,有他和我们同去,我就放心了。”“哧……”

杨蜜蜜笑了,笑的很知足,因为,她从左非白的语气之中,听出了宠溺。“一个小时后,到洛克街蓝猫咖啡馆,我在那里等你,不见不散。”

这时,妙法斋里又走进几个人来,其中还包括了玄学会的李佳斌,以及西京的老师傅袁正风。正文第七百一十六章依样画葫芦